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母亲捡垃圾供儿子上大学,儿子婚礼现场念名字,岳父听后当场跪下

时间:03-14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03

母亲捡垃圾供儿子上大学,儿子婚礼现场念名字,岳父听后当场跪下

创作声明:本文为虚构创作,请勿与现实关联1“感谢您!请受我们夫妻一拜!”盛大的婚礼上,女方家属居然向女婿的母亲跪了下来,泪流满面。而这位干瘦的老太婆不是什么达官贵胄,更不是有钱人,她只是一个捡废品为生的苦命人。“爸、妈,你们怎么……新郎新娘不明就里,惊得目瞪口呆。而接下来,他们得知了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……2看着眼前穿上婚纱宛若仙子的准新娘,我心里的幸福快要爆炸了,一想到我们即将走进婚姻的殿堂,迈向人生的新阶段,我真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。“你确定酒席上订的主桌没有任何亲戚要来参加婚礼吗?要不再好好想想?”未婚妻叶蓝非常善解人意,能娶到她真是我一辈子的福气,然而,听到她问起我的家人,我还是心里咯噔一下。“嗯,父亲那边早就没有亲戚来往了,母亲那边也差不多,有的也太远,我寄点礼物过去报个喜,聊表心意吧。”我毕业于名牌大学,如今也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,是大家公认的潜力股,然而,在面对未婚妻和她家人的时候,我还是感到无比自卑。当初,我们公司在办展会时和叶蓝他们公司有了业务合作,我对这个漂亮、温柔,浑身上下充满活力的女孩一见钟情,于是展开了激烈的攻势。她没有嫌我穷,没车没房,反而夸赞我博学、有志,我们很快爱得难解难分。在交往两年后,我们开始平静地谈婚论嫁,当第一次踏入叶蓝的家里,我被眼前的奢华和精致惊呆了。叶蓝从未和我说过,她的父亲就是她所在公司的老总,他们一家早就通过奋斗实现了财务自由,而叶蓝也是名副其实的白富美。自卑像藤蔓,狠狠缠绕着我,让我喘不过气来,好在叶蓝的父母都是通情达理的人,在见面过程丝毫没有问过我关于原生家庭的状况,以及结婚所要付出的成本和代价,这明显给我留面子的举动,让我感动万分。他们早就知道我是个贫穷的打工仔,或许再怎样努力,目前也只是温饱而已,不能给予他们的宝贝女儿奢侈富足的生活,然而,他们还是愿意给我这个穷小子一个机会。“我从来没有问过你,你的家人在哪里,要是我们要结婚,肯定得见一面啊。”3那天见完家长出来,叶蓝提出这样的想法,而我扭扭捏捏半天,艰难的回答她:“我是孤儿,父母……早逝。”在她的脸上,我看到了心疼,她紧紧抱住我,安慰我受伤的心灵,并且表示,她和她的家人都不会嫌弃我的出身。我松了一口气,但是很快心痛如绞,因为我太爱叶蓝,害怕失去,于是撒谎了,我明明就有母亲,并且是含辛茹苦,一个人把我养大的母亲。那无法宣之于口的秘密,只因为母亲是个拾荒者,也就是靠捡破烂维持生计的人。她出生在农村,才17岁就被重男轻女的父亲嫁给了远在千公里外的一个男人当媳妇。那个男人粗鲁、封建,暴戾成性并且酷爱喝酒,每天喝完酒最大的爱好就是打老婆,数九寒冬,常常打得赤脚、穿单衣的母亲满院子跑,由于多次被关在院子里度过冬夜,母亲落下病根,怎么也怀不上孩子了。然而,男人把一切过错都归结于母亲身上,说她是不会下蛋的母鸡,打她更加不留情面,有一次甚至抄起火红的烧火棍朝她脸上砸,从此以后,母亲脸上多了一道丑陋的疤。最终,这两人离婚了,男人立马将她赶出了家门,母亲拿着讨来的几块钱,踏上了进城的班车。进城之后,没有身份证、没有学历并且几乎被毁容的母亲,只能靠捡垃圾为生,起初住桥洞,后来租了一个铁皮屋,算是在城里安了家。在一个冬日,母亲正在河边翻找垃圾桶,突然听到一阵婴儿啼哭声,一个小男孩冻得脸发白,躺在纸箱子里,身上还有一张纸条:“出生于11月21日,求好心人收养。”母亲左右看了看,那里还有人影,抱着小男孩在河边坐了一天,也不见有人来寻找,于是抱走了这个上天恩赐的孩子。这个男婴就是我,没错,我是被收养的。4从小我就被母亲背在背上,走街串巷捡垃圾,五毛、一块的硬币,成了我的奶粉钱、衣服钱,渐渐长大后,又成了我的学费,书本费,就这样,我被这个长相丑陋,身材矮小的女人养大了。后来,我学习成绩不错,考上了名牌大学,再后来,我找到了工作,终于可以反哺母亲的养育之恩了。然而,在面对未婚妻的询问时,我还是为了自己的面子,选择了撒谎,在说出孤儿两个字的瞬间,我感到无比后悔,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两个耳光。婚期订好了,岳父母为了减轻我的负担,主动提出费用全包,让我们小两口毫无负担的迈入人生新阶段,在婚礼前夜,我思前想后,给母亲打了个电话。“妈,我明天要结婚了,但是没有提前邀请你,我对不起你。”谁知道,母亲的反应让我更加愧疚,她笑呵呵的对我表示祝贺,并且说,自己又老又丑又脏,不适合婚礼这种场合,也就不露面了。“妈打心底里高兴,到时候远远站着看一眼,也就心满意足了。听着母亲的哽咽,我心碎了,或许她一辈子都在为我着想,尽管我们的身体里并没有相同的血液。第二天,婚礼如约进行,在鲜花装点的现场,我握着妻子的手,在台上向岳父岳母鞠躬表示感谢,现场宾客气氛热烈,突然,我在礼堂门口看到一个身影。那是一个捡垃圾的老太太,背着一个蛇皮口袋,穿着破烂的衣衫,与豪华的现场格格不入,她正努力昂起头,看着我们。突然,大堂经理发现了她,伸手推了她一把,让这个捡垃圾的赶紧出去,母亲被推了个踉跄,险些站不稳。“你干什么呢!”我大喊出声,也不管自己身处什么场合,大步流星地走下来扶住了母亲。“这是谁啊?”岳父岳母疑惑的问。5“傻孩子,快回去!”母亲忙不迭地推我,脸上尽是慌张。“爸,妈,叶蓝,这,是我的妈妈。”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